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鲸鱼尾的博客

The more you read, the smarter you are.

 
 
 

日志

 
 

爆糙米  

2009-11-06 23:38:49|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窗外一记沉闷的爆炸声隔着几幢楼传了进来,我知道爆糙米的活又在进行了。

无需串巷钻弄的大声吆喝,这声音就是最好的广告,曾经是孩提时代最令人激动的声音,然后每隔15分钟就会发出类似的爆炸声。

爆糙米,就是将大米和着适量的白糖放进一个全封闭的铁瓮烘烤上十几分钟,出来的时候就完全不是当时的模样。观其形,显然已增长了数倍,闻其味,扑鼻之香,难掩视觉与味觉的冲击。

小时候,这声音是如此的熟悉。

秋忙之后,新米初上,总有做此类生意的人会非常合时宜的转悠到村头上,择一处遮风避雨的墙角下准备起来,引得孩子们纷纷收回在外的野性,赶回家嚷嚷着催着父母,带上两碗新米,盛上两勺子大豆油,揣上放糖精的小瓶,捎上几毛钱,然后飞一般的从屋子里串出来,在爆糙米处一一整齐的排气队来。

有以塑料袋摆放的,有以竹篾制簸箕占位的,更有以蛇皮大袋子直接抢占的,然后就躲在墙角下静静观赏。在我的印象中,爆糙米的天气通常为阴冷的,有时天上甚至会飘落着雪花的下午三四点钟光景。或许这种感觉会让人回忆起来更温暖些。

爆糙米者通常为夫妻档,男的负责糙米的制作过程,女的负责糙米下线后的整理活,一切看上去是那样的娴静与和谐。

男的先用戴着一副粗大、黑乎乎的手套的双手将孩子们准备好的大米小心翼翼的装进冒着白烟的铁瓮的入口,接着放入适当的糖精与豆油。此铁瓮,肚大两头小,很难用具体事物形容它,就似中间鼓胀的管状气球,头上居然还有一个突兀出来的尖角。(我不妨叫它为独角瓮)在爆糙米者的把手处,显然还安装着一个神秘仪器(现在才知是压力表),然后将封口处盖紧拧死,一系列准备工作结束后,爆糙米者就端坐在自备的木制矮凳板上,将铁瓮置于火炉上烤烘起来,小火炉链接着一个风箱,他通常左手拉着风箱,以保证火力的足够旺盛,右手慢悠悠的摇着独角瓮,左三圈,右三圈,节奏相当鲜明。

每每糙米者从凳板上站起来,我们几个孩子就会惊呼起来,好奇的小头总会缩在脖子里,以为爆炸声就会响起,却不料爆糙米者从容地往火炉里添加一些煤炭,顿时周围冒出一串黑烟,然后不紧不慢的继续着手里的活,左三圈右三圈,转到独角瓮的正面,时不时瞧一眼上面的那块表。

终于到了开炉的时候,糙米者仍是不急不躁的站将起来,故意大声吆喝一声“站后”。

他将独角瓮从火炉上翘起,头部朝天,槽型火炉中的煤块顿时渗出橙色的光芒。此时,那妇人早已将一只硕大的乌黑发亮的袋口经过特制的麻袋拖了过来。只见他将铁瓮的尖角套进了袋口特制的洞眼中,手中不知何时握着一根与尖角相匹配的铁管,将其插入角中,猛一发力,只听得“轰”的一声闷响,随着一阵尖叫,一股白雾在麻袋周围迅速散开,袋子“嗖”的一下就已鼓鼓涨涨,,然后又慢慢瘪将下去。

等我们偷偷从脖子里张望,那妇人已在抖落着硕大的麻袋,将一炉糙米装进主人家的簸箕之中;男人用刷子在瓮内捣鼓着清理着,做着下一炉的准备工作。

孩子们通常会一拥而上,乘机抓上两把,甚至往口袋里塞上一把,嬉笑着品尝起来,拖着鼻涕的鼻槽上粘上几粒糙米很容易留下作案的痕迹。

待到天色渐渐黑暗下来,孩子们也渐渐散去,爆炸声也随之消失。

有时我也会下楼,与女儿一起再去见识一下爆糙米的全过程,却全然引不起她的兴趣,即使自家爆了糙米,刚开始新鲜的尝上几口,过两天就基本无人问津。天已经完全黑了,洗碗时还能听到那诱人爆炸声,我想那肯定是依仗着路灯在作业吧。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