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鲸鱼尾的博客

The more you read, the smarter you are.

 
 
 

日志

 
 

教我如何教育他  

2009-12-08 21:13:58|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九点多,突然收到老梁的短信:马文同学装发烧在床上,其实体温经测定为36.3,床底下零食成堆,包括学校禁带的牛肉干、咖啡等。我回信:明天我与他爸联系,别理他,让他睡觉。本来我真想添上几句骂人的粗话解恨,但一想若真传到马文同学耳中,不知他会有怎样暴跳如雷的反应。

当初完全出于同情他的处境同意他重新住校,现在麻烦又来了。

今天,我将他叫到我办公室进行交流。他的脾性全体教师都知,是属于典型的胆汁质,现代版的张飞,而且犟的九条牛也拉不回来。

“昨晚又咋啦,发神经啦?”我半带笑话的问他。

“吃晚饭过后就觉得有些不舒服,所以就早睡了。”

“你不知道带这些零食违反我校寄宿规定吗?”我继续心平气和地问道。

“金校,我就搞不清了,喝点咖啡又会怎样,用得着如此当回事吗?”“梁老师也真是的,一点小事就告状。像我这点么事,根本用不着你校长亲自过问,甚至年级组长来处理都显夸张。”他反过来开始教育我了。

“那你说说看什么事情要校长亲自出面解决呢?”

“最起码是打架那事。”说起打架他顿时来劲。

“听起来你很会打架啊!通常会在哪里打呢?”我有些调侃的说。

“还可以吧。”他眼睛开始发亮。“放学后就堵在弄堂里或小路上,见谁打谁。我们老家那打架不像你们南方人那样,打架前还要喋喋不休说上几句,若是那样,早就被人打的不象人样了。”他很得意。“警察从来不管这小事,除非死人。”他这种话令我想起《功夫》里两帮派在大街上相斗,警察局赶忙关好门窗躲避的场景,东北有这样乱么,我不禁怀疑。

见我怀疑,他居然撩起衣袖显示着他打架留下的“纪念品”来。我一脸的无奈。

“听说你老爸教育不了你,决定要离开江阴回东北老家,就留你一个在我校上学?”

“他是说着玩的,哪会舍得啊。”

“你爸妈将你养育成这样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作为儿子的,难道不觉得不孝吗?”

“金老师,你不知道我长这样大受过多少苦么?在东北上学那会,在班上如果不得第一回家,就会遭爸妈这样粗的棍子伺候”他用手比划着有些激动地说。“每个周末回家,我爸妈都不在家,我只能上网打游戏打发时间。”

“你就不能找点别的事情做做嘛,比如说看看书?”

“我从小就不爱看书,家里一本书都没有。我一人在家,不打游戏你还能叫我干嘛?”他开始怨恨起爸妈来。

“你打游戏时是否当时很兴奋,过后就很后悔呢?”我试图了解他打游戏的感受。

“你错了,金老师。其实我打游戏根本就是消磨时间,百无聊赖,若是爸妈在家,我宁愿跟着他们到外面逛逛。”他的理由自始至终很充分。

(以上是聊天式的对白,仅为触近他心灵深处的世界)

到现在为止,我已经搞不清是他爸妈的教育导致他如此骄横的态度,还是他本质上的真存在怎样的不是。

孩子降生时,家长都满怀希望,以为可以随心所欲的将自家孩子培养成自己心中的模式。殊不知随着孩子的长大,他成长的轨迹与家长的期望越来越失之交臂,此时家长就把教育完全依仗于学校的教育。学习啊教育当然不是万能的,特别当家庭教育出了裂痕或失败时,孩子的心灵受到创伤或阴影时,靠老师的苦口婆心很难再将学生的心思转变过来。

马文同学的成长轨迹在千万个孩子当中或许是个特例,但不管怎样,既然学校接纳了这位学生,既然义务制教育中没有开除学生学籍的权利,既然他爸妈也完全将这孩子的教育希望寄托给学校,我根本想不出一条可以拒绝教育他的理由。他再怎样跟老师吵嘴,他嘴皮子再怎样硬朗,甚至能公然指着批评过他的老师叫嚣着:我就是对你有意见,你根本就不配当老师,我还是会平静地对他说:我还是相信你,总有一天你会理解老师的一片苦心,而远非你想象中的老师想与你为敌,师生之间永远只有一层不变的关系:教育与被教育。

我还能做些什么?请你告诉我如何教育他?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