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鲸鱼尾的博客

The more you read, the smarter you are.

 
 
 

日志

 
 

菜场随想曲  

2010-01-05 12:20:05|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夫人5:30下班,而我4:50就可驾车从学校出发了,若非一周之内还要晚自修一次,真的可以天天如此早,三口之家的“食”自然落在我的肩上,周六也不例外。

以前从未敢如此奢望5:30之前回家,所以菜场自然是我夫人熟悉场所。

感谢现今的“减负”政策,菜场成为我一天穿行的必经之点。家-学校-菜场-家。

我买菜喜欢在固定摊位上选取,看似老农的摊位是我的重点对象,因为我喜欢吃那些所谓自家地里种的蔬菜。记得小时候是标准的乡下人,一日三顿饭桌上的菜几乎都是自留地上出产的,青菜、菠菜、茄子、豇豆、四季豆、黄瓜、萝卜、蓬蒿菜、韭菜、番茄、鸡蛋、鸭蛋,无一不是自产自销,除了一周一次上街买些肉回来烧顿红烧肉。

如今生活在城里,这些蔬菜瓜果已渐渐远离视线,只是偶尔还会从乡下老家带着大包的菜蔬上来,但结果总是因为太多,那些正牌的蔬菜不是枯黄掉就是烂掉。

久而久之,习惯了上菜场购取自己喜爱的菜肴,毕竟方便。而随着年龄的上升,身子的微微发福,蔬菜类的食物成了我菜场猎取的对象,通过每天的尝试,加上幼时对各类蔬菜有着深刻的形态认识,居然能一眼识别所谓大棚菜与家户菜之间的区别。虽说现在的菜蔬已不分季节,随时都能买到自己喜爱的,但其中还是有很多的讲究。

青菜:无论是苏州青还是上海青,冬季的青菜若露天种植则遇霜则酥,烧起来特别容易熟,而且口味特别好;若是大棚种的则不然,外表看上去很整洁清爽,颜色也是相当嫩绿,无任何挨冻的痕迹,但于锅中一炒便知真伪,烧了许久还是不透,嘴里咀嚼索然无味。

莴笋:或许习惯了儿时吃的那种所谓的“香莴苣”,对“外地莴苣”几乎从不问津。其叶子呈深褐色,根茎较小,削开外层的皮露出较深的绿色,油锅里一炒便香气四溢,颜色越发的鲜嫩亮绿,留于笋尖的几片叶子一贯是我女儿筷子追逐的对象。小时候还将此种香莴苣的嫩叶用来制成可口的咸饭,或单独炒一盘也是相当的美味。那种外来的或是大棚种植的粗大的莴笋全然失去了本质的口味。

韭菜:自从有了大棚种植韭菜以来,摊贩上出现的一律是那种:叶子宽宽扁扁的,看上去很粗壮,也很嫩,水份相当多,夸张一点说一炒半锅水,但香味已荡然无存。记得儿时群居村庄的时候,午饭时分,只要哪家炒了韭菜,那种香味可以弥漫整个村庄。家户韭菜显然比大棚韭菜苗条许多,叶子窄而细,根茎叶不是那样发达,但有很好的筋骨。若是配上土鸡蛋一炒,香味自会“绕梁三日而不绝”啊。

每当我漫无边际的游荡在菜场时,熟悉的菜贩总会这样称呼:

眼镜,今天吃些啥?这青菜挺好的,露天的。这韭菜,你看,是家户种的。

其实我很讨厌人家将我成为“眼镜”,不就戴了副眼镜吗,看上去应该不会太斯文!有时我一怒之下好些时候没有光顾他的摊位。

进了菜场,我从来不会为了几毛钱而还价,实际上我问都不问一问,特别是那些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农村老妇老头设立的临时摊位。只要那些菜蔬符合我的审美标准,只要菜蔬整理的干净些,只要迎合我儿时对各类菜蔬留下的刻板印象,我就会毫不犹豫的拿菜、付钱、走人。

家户的,就是自然的,经过阳光雨露、风吹雨淋,霜打雪埋的,生在大棚的,自然娇嫩,但总缺那么一种自然的、阳光的、风霜的气息。

 有时我会因为买一斤青菜,驾车去菜场寻觅我所需的那种所谓露天的,没有别的,就是追寻儿时的那种口味。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