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鲸鱼尾的博客

The more you read, the smarter you are.

 
 
 

日志

 
 

匆匆过客  

2010-02-27 22:58:1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序:人对于自然万物来说都是匆匆过客,只有细细观赏,好好琢磨,才能体味到万物给我们无尽的思索。

 

从这个冬天开始我学会了晚饭后外出走走,一来活动一下日渐僵化的腿脚,而来减去全身多余的脂肪。

我起先选择的是一条离家路口直接往西的一条大马路。这条马路经过一个较为空旷的小区,然后便是由乡下野路替代。我总是以那地点为标志折返,心中还要默默数着脚下跨出的步子,大约到家就是一千八百步左右。后来这个数字已逐渐不能满足我勤快的双腿,我又从红灯路口径直往南而去。

自从开发了这条路径,我就再也不去西边的那条路了,因为毕竟要经过红绿灯,等待是我不愿付出的时间。离家拐弯直接往南,一路上的风景要丰富多了。

我从来不去记忆这条路的名称,因为它离城较远,较为偏僻,过往的车子也很稀少,即便是行人也只是偶尔会碰见数个。路灯却是相当的亮堂,更显示出它的孤寂。

我首先经过的是一家小饭馆。这是一排简易的房屋,但丝毫不削弱饭馆的热闹。每当我走到门前,我总要进行一番张望,看看里面的情况。通常会有两三桌的人员仍然沉浸在欢闹之中,他们在大口的吃着菜肴,相互碰撞的酒杯发出欢快的声响,而后便传来酒客们豪爽的应诺声,他们在争论着什么,或许在高谈着生意上的得意、事业上的如意之处。饭馆老板总坐在门前的帐台前抽着烟,时不时会搭讪着几句。这时饭馆的店员们也开始挤在旁边一桌有说有笑,进行着最后的张罗,或许在等待着最后一批客人的离去。通常在里面的人不会将目光通过玻璃射向外面,所以我会从容不迫地观察着馆内的一切,虽说是匆匆一瞥,但印象深刻。

接着我会经过一座桥。桥上的路灯显得格外亮,或许是没有任何事物遮挡的缘故。桥上栏杆上清楚地记载着建筑年代与名称。桥两边的水域分别向东西方向延伸开去,唯有桥下面的水微微泛着波光,再放眼过去,就是一片模糊。但总令我眼睛盯住不放的是桥西面成扇形张开的两排小高层居民房。它们前后之间距很紧凑,但却显示出很气派的张度。两排高楼矗立在这条河的面前还真有些壮观。我总是像小孩般的数着这楼的层数,但每次会得到不同的数字,这令我非常纳闷与不解。路灯在这几排高楼前显得太微不足道了,所以索性将发光赌气般的送到地面,那两排楼房就只能在黑暗中享受孤独了。在天光中,楼房的门窗呈现出清晰的黑色的方框,就如人们所说的火柴盒一般堆积起来,安静地挺立在空中。没有任何一家一户的入住,这里也没了任何方面的活力。两排楼房永远是那样宁静的伫立着,展现着它们扇形优美的弧线,有些孤芳自赏的神情。据说小河的前方在没开发以前是一滩坟场,现在的环境倒是挺幽静,但事物终究经不起人们的以讹传讹,竣工已近一年,前来问津购房的却是了然无几,不知是那传闻的缘故还是房型的合理性,人们似乎渐渐忘却了这两幢楼房的存在。我倒是担心起来,若是真没人购买,商家又不肯压价出售,我琢磨着那位开发商或许会纵身跳进这条小河之中。杞人忧天吧?我还是要坚持往前走。

桥过去便是一个村庄。第一次路过时,我差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里还坐落这么一个村庄。我散步的马路将这村庄一分为二。紧靠我步行马路的左边一条乡间马路径直向村中伸展出去。路口却是热闹非凡。这里显然已形成了一个小小规模的集市。我总能看见一架三轮车上炸拖罗饼(江阴的一种民间小吃,面粉夹萝卜丝)的小摊,热腾腾的冒着气,锅里的油发出滋滋的响声,一位老太在明晃晃的路灯照耀下手脚麻利地操作。凛冽的北风不会将她退缩在家中,微风细雨也没有让她停止出来生意的念头,只是在三轮车上架上一把遮阳伞。我有时会驻足观望,看着这位老太娴熟的将拖罗饼置入油锅中,一阵滋滋作响,那种香味顿然漂游于空气中。我有时会非常后悔散步前换了身衣服将钱袋落在家里。倒不是说我会产生饥饿感,而且我对饭后再进其它杂物颇有反感,而是我渴望进入那场景之中,就站在老太面前,就看着她炸着小饼,就给她付上几块钱,然后接过烫得厉害的拖罗饼一个劲的吹着气。

当渐渐离开那股空气中的油炸味,忽然又飘来另一种熟悉的空气分子。那是一家浴室。这里太偏僻了,估计也只能做些村庄人的生意。浴室本来没有什么味道,但我却分明闻出了那股特殊的气味,或许是蒸汽的味道,或许是那些毛巾经过高温消毒后散发出来的味道,或许是浴客们各自散发出的体味。浴室门前杂乱的停放着摩托车、电瓶车、自行车还有少量的汽车。我散步的时光正好是人们外出洗澡的时间,所以看起来还是相当繁忙。因为这是在马路的对面,我只能远远的看着那些拉的严严实实的窗帘,白色的灯光还是透露出来。我不会去想象窗帘后面是怎样的情形,因为那会令我感觉浑身发痒。

再走上两百步,一阵轰鸣声由若到强直贯耳膜。从前我只知道江阴有一家造纸厂,却从来不晓得它究竟身在何方。那时我才知道,估计就是这家了。我素来不知道造纸的过程是怎样的,要用多大的机器才能将一道道工序完成。但如此之高的分贝提醒着我,造纸还是一件很大的工程。听说造纸厂会有污染排放,此刻我才明白选址这里的原因。这是一个非常宽敞的大门,外面停放着数量大型的卡车,紧密的轮胎就似蜈蚣的腿。朝里望去,还是一片空旷,两旁应该是车间了,只见灯光,不见人影,机器的嘈杂声愈加响亮。因此我会经常朝门房间里望去,一位保安总是端坐在椅子上,通常还会有另外的闲杂人员在跟他聊着天。我总会有这样滑稽的想法:我这样每天从此匆匆路过,而且还偷偷张望,那位保安是否会怀疑我是一个不良份子来打探情况呢?这念头闪过后,我便会独自发出一阵嗤笑,打劫造纸厂?曾经有一次,我正望着门卫与一中年妇女嬉戏打闹着,他突然透过玻璃注意到了我的经过。这倒是把我尴尬了一番,虽然隔着相当远的一段距离,我忙着扭过头去,顺势吹起了口哨,我不知道这是掩饰内心的慌张还是对于我那念头的不屑。

我行路就到此为止,然后折回,重新经过造纸厂门口,再路过那家浴室,过了那个小村庄便到了那座桥,此刻我的小腿牵动着大腿已感觉隐隐的酸痛,浑身由内而外的燥热,我已将外套的拉链彻底敞开,这时那两排楼房却冷清整齐地端坐着,上千个黑洞洞的窗口呈几何图形正规有序的排列着,绵延四五百米的扇形状还是散发着一种召唤力,我快步走过,怕那些黑乎乎的怪物会将我吞噬,吞噬到数不尽的窗口里面。再经过那家饭馆,我便可以右拐弯,直接到达我那充满人气的小区。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