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鲸鱼尾的博客

The more you read, the smarter you are.

 
 
 

日志

 
 

咕咕重现  

2010-05-06 16:09:0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我提笔写以下内容时,心中有些许的歉意。去年正是此些时候,来我家做窝产卵的两只鹁鸪早晚劳作,辛勤耕耘,却落得个颗粒无收,饮恨而归!虽然没有跟我直接的关系,我也没有刻意的跟他俩过不去,但毕竟就在我家地盘上发生的故事,若深究原因,却有千丝万缕的瓜葛!

倒不是“好奇害死猫”,是由于我们的激动好奇害死了那两颗小生命的发育成长,想起去年的那段往事,罪孽顿生!

若不是好奇,每天对那对夫妇进行定时的骚扰,甚至有时还要情不自禁的想用人类的手去触摸他们,他们何至于要那样惊慌失措而弃窝而飞?若不是我们的过于爱护,真想用自己的体温来促使俩个鸟蛋的孵化,他们会中途夭折吗?

当我以后的时间里望着那空空的鸟窝而发呆时,我发誓:若有咕咕(我喜欢用这样的名称来称呼他们)再次造访,我一定会劝诫大小T们共同呵护他们的成长,不因好奇而摧残他人自尊,不因好奇侵犯他人私密,因为我们都有同一梦想:能见到一只雏鸟的诞生!

某一个傍晚,突然听见窗外有动静,掀开窗帘,又见咕咕熟悉的脸庞:脸蛋红扑扑的,这诠释了她在下蛋(小时候观察母鸡习得的经验),但好像不是去年的那对咕咕。她脖子上一圈白色的斑点像是装饰了一个可爱的围巾,其余部位形同麻雀,只是体型要比麻雀大一倍。

这很令我想起几年前在浙江旅游时一家饭馆里上的一道菜:辣子炒斑鸠。(那是时兴吃野味的年代)不过如今还是没有多大改观,乡下所谓的休闲饭馆里经常会出现麻雀、斑鸠之类的野味。

如今野味真的是送到家门口,我却没有丝毫杀戮之心,只有期盼会有更多咕咕的出现。

于是我们三口约法三章,谁都不准碰一下外面的咕咕窝。第二天便见一颗雪白的蛋生产了出来,一家三口兴奋的好像又添家丁!

我再也不去打扰她了,她总是时刻安静地蹲在蛋上面,将整个鸟窝遮掩的严严实实,甚至我都不清楚至今她下了几颗蛋。有时我实在克制不住好奇之心,也只是通过窗子静静地观望着她,就怕打开窗子会引起她的焦躁不安,从而会带来孵化时的不利。

每天清晨,又传来阵阵咕咕独特的叫唤声。此起彼伏,相互应和,一声高,一声低,一声当然出自我家窗前,另一声来自远处的某个地方,显然是那位当家的。我也似乎能听懂它俩的鸟语。一个说:当家的,我饿坏了,快带些早餐于我;另一个作着回音:好的,窝里的,你辛苦啦!你再稍等片刻,我随后便到!

我还不太了解咕咕的生活习性,但通过这阶段的观察,我估摸着孵蛋过程应该是全程式的,不允许鸟妈妈半刻的离开,否则我怎么至今还没见过独自的鸟蛋呢?鸟妈妈此刻心无旁骛的工作,觅食的活肯定是由这家庭的另一半负责,否则清晨的召唤声又代表什么呢?

这一回应该没什么问题了,见到雏鸟的破壳而出只是时间问题!若再有问题,那也只会是那对鸟有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