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鲸鱼尾的博客

The more you read, the smarter you are.

 
 
 

日志

 
 

喝或不喝  

2011-03-09 20:40:0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喝酒自古以来能成为一种文化、一种公关手段,一种人际交往的独特现象,历史上关乎喝酒故事,无论美好的还是丑陋的,都枚不胜举,传袭至今,形式虽多有变化,但实质保存完好,这是传统中的糟粕还是发展中的毒瘤?是根深蒂固的血脉流淌还是社会发展的实质需要?这些都是社会学家、历史学家研究的范畴,并非一个小市民说的清、道的明的一桩事情。

初来咋到的老外经常会对中国的酒宴充满好奇,从来就没想到喝酒会存在如此多繁琐复杂的辞令、规矩、礼节,因为充满着自由色彩的老外总是将自己当做独立的人儿生活着,所以想喝多少就喝多少,想怎么喝酒怎么喝,若想不喝,从来也不会有人相劝,更不会有人相逼;而国人往往将自己活在别人的颜面上,活在一个狭小的、具有尊卑高下的、或为仗义朋友争光的圈子里,所以酒桌上从来就没有真正的“自我”。朋友相劝来一杯,领导下压来一杯,喝到后来干脆就自己加压,自己倒酒,不知不觉就喝多了,自然而然就喝醉了。酒醒后才会有“只有身体是自己”的深切感慨!

我们的科长在只有科员的酒桌上可以享受着“随意喝酒”的特权,可以号令自己的手下“多担当一点”“喝开心一点”,完全可以驾驭者一种“逍遥”的姿态,一旦到了局长的酒桌上,自身马上变成了局长的指挥棒,“局长都敬酒了,你还不用满杯以示敬意?”“局长都点名示意了,你还不喝?”旁人会顺水推舟,自己也是心知肚明。以此类推,局长到了市长的酒桌上也只有陪酒的份,市长到了省长的酒桌上也只能一味敬酒;部队里更是有严明的喝酒纪律。只记得有一年与军人联欢,听得连长一声令下:“兄弟们,干了!”一溜的小兵们齐刷刷的端起手中酒碗,整齐地应和了声“干!”,战场上的军令如山放之于小小的酒桌上,谈何遵命,只是牛刀小试。放眼国内,也就是说只有一人能够真正按照自己的意志喝着“自由”的酒了。

我的侄儿刚大学毕业,在一家规模较大的上市企业做营销工作,我大哥给他第一教诲便是:在酒桌上时刻要注意保护你的上司,领导不喝的酒你一定要代为喝掉,这就是对领导的尊重!

我当时对他的话非常惊讶,也非常清楚大哥的一番对于我侄儿“升职”的经验之谈,但同时也没有什么来辩驳我大哥,因为他对中国的酒文化比我更有体会,我绝对不能用文绉绉的一套来说服此教诲有多么的“庸俗”与“功利”,在社会的阅历中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视野与看法,况且他的说教放之现实皆准。

用我大哥的话语来解释:在交往中的酒桌上,喝酒后才会促使人敢作敢为,因为清醒的旁人都会理解你的胡言乱语,既可乘着酒势张冠李戴、指桑骂槐,一来发泄自己内心长久积压的愤懑之情,也可仗着醉酒糊涂对着领导说着一些看似不着边际的话语,却是你在暗示领导的某些细微之处。也许不喝酒就永远没有那样说话的机会与勇气。从来就不会有人去计较醉酒者的说话,所以无论是花言巧语还是豪言壮语,只会增添酒桌上一道美丽与和谐的风景。

不喝这或许令少数不善或不会喝酒者留下一个永远也解不开的心结,看着他人大口喝酒,无所不谈,而自己却默不作声,甚至连话语权也没有,于是就会自然产生一种“被边缘化”的感觉。我朋友有云:我平生最大自卑感就是不会抽烟喝酒。你想,看着人家大口喷烟、畅杯痛饮,非常羡慕,轮到自己,闻上烟味就咽喉疼,喝上酒就立刻神志不清,那会是什么滋味?他们喝酒者的开心似乎就是我的悲哀,我简直无法将这种苦楚向朋友倾诉!

所以在我朋友眼里,“不喝”就是朋友交往中的一种损失,是我们这个民族血液里流淌的天性“好热闹”而怕“被孤独”的典型代表。

既然在中国几乎没有能绝对享有“不喝酒”特权之人,那么剩余的只有一种情景:生着实在不能与酒搭边的大病,这还是能博得大伙的同情,因为“强人所难”并非儒家之道,一旦“不喝”声名远播,就再也不会有人以酒相劝,只是说声“随意”罢了;倒是现在的禁酒后驾车令出台后,气氛顿时宽松了许多。

我到了乡下老家,总是要陪老爹喝上点酒,否则总感觉饭桌上少了点什么,也许是老爹好酒的缘故,他总是在我碗里加了又加(其实他也知道我的身体是不允许多喝酒的),直到我开始将话匣自然打开,饭桌上顿生光彩,陡增和谐。我总是这样想:若是不喝酒的话,光是匆匆忙忙扒下一碗饭,那么对于我这个寡言少语的人来讲很难有机会与双亲彻底唠嗑拉家常。去年年底,由于老爹身体不适的缘故,年夜饭桌上没有喝酒,见不到他那红光满面的笑脸、听不到他天南海北的闲扯,我总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那是一种与酒息息相关的气息,浓浓的年味中透着一种我说不出的酸凉味!

喝或不喝在喝或不喝之间做出选择,取决于个人的心境。没有真正以酒相压的“权力”,更没有以酒相逼的“蛮力”,唯有发自自己心中的那份“冲动”,碰到朋友后的那种“豪气”,见到领导时的那种“表露心迹”,最终结果便是:朋友从来不会以喝酒多少来判断友情的深浅,领导更不会以敬酒的回合去评判工作的优劣。一切皆源自心中的那个解不开的“结”。

喝或不喝,我权当是个心理游戏,喝则心情爽快,不喝则自娱自乐,承担的起觥筹交错的热闹,也能经受得住起潮起潮落的孤单!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